歌词
如我西沉 - 小魂&裂天&特曼
词:江岸
曲:Nightwish
谁一身白苍    坐在了巨人肩膀
跌撞着过城    隔一道街的信仰
是沉入海底    却仍灼眼的微光
周遭太久的缺氧    要把人埋葬
可若相比起    黑夜里莫名荒唐
海边有个人    叼着烟轻轻跟唱
极夜的双眼    再也见不到太阳
耀眼吗    还是说疯狂
女巫举起权杖    在窗边留一朵霜
似乎想起了预言里    是这么讲
他从风雪里来    凝固发慌的时光
但他也终会消失在西沉方向
卡修随后赶来     用温度随之吟唱
古老的石头沉默的看着来往
就连神话也将被时代残忍流放
他却不匆不忙     更像在流浪
那是诸神的黄昏    是誓言
也是一场辉煌的荣耀
谁一身白苍     坐在了巨人肩膀
跌撞着过城     隔一道街的信仰
是沉入海底     却仍灼眼的微光
周遭太久的缺氧    要把人埋葬
可若相比起     黑夜里莫名荒唐
海边有个人     叼着烟轻轻跟唱
极夜的双眼     再也见不到太阳
耀眼吗     还是说疯狂
而时间赋予的    不是沉淀的报偿
而是再见时照在脸上的暮光
撑伞走过的路     好像没那么漫长
他说从头再来     并不是虚妄
那是诸神的黄昏    是誓言
也是一场辉煌的荣耀
海收起伪装     掀起了一夜雨浪
他叼着烟卷     为他的时代开荒
浪推倒巨人     他握着伞不肯放
是攻不破的屏障撑着他远航
旧阶的荣光     却是初生的奖赏
末途的辉煌     在胸口隐隐发烫
巨人的故乡     勒住烈日的地方
耀眼吗    还是说疯狂
若轮轴    忽倒转了时光
退回到    说再见时的模样
闭上眼    一场征战回放
再睁眼    结束夏日的乐章
与曾经    刀剑相向
龙骨深渊之央
雪雨天    走回对巷
在那里    重新流放
而昔日    退回了旧交
在终章    我看到了家乡
海收起    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他叼着烟卷     为他的时代开荒
浪推倒巨人     他握着伞不肯放
是攻不破的屏障     撑着他远航
旧阶的荣光    却是初生的奖赏
末途的辉煌    在胸口隐隐发烫
巨人的故乡    勒住烈日的地方
耀眼吗    还是说疯狂
我用这白苍    赌一把我的信仰
还要继续吗    如我西沉的模样
还不停下吗    坐在荣耀的中央
峥嵘是不会散场亦不会消亡
我一直在想    这游戏要多难忘
才让你和我    变成热血的模样
我坐着为王    握紧时间的权杖
耀眼吗    还是说疯狂
我用这白苍    赌一把我的信仰
还要继续吗    如我西沉的模样
还不停下吗    坐在荣耀的中央
峥嵘是不会散场亦不会消亡
我一直在想    这游戏要多难忘
才让你和我    变成热血的模样
我坐着为王    我一直在这地方
耀眼吗    这是荣耀    这就是疯狂

 
评论
热度(2)
© 塔罗-花影|Powered by LOFTER